设为主页    收藏本站    给我写信  
网上宿迁律师
姜亚春律师作客中央电视台《经济与法》节目并对节目《胸腔里的神秘阴影》予以点评

姜亚春律师作客中央电视台《经济与法》节目并对节目《胸腔里的神秘阴影》予以点评



  

节目视频

 《经济与法》是一档以“用案例说话,推进中国市场经济规范进程”为宗旨的专业经济法制栏目。该栏目是经历了长达半年的精心筹划,综合考虑了多种背景,应运而生的产物,是央视二套继推出《经济信息联播》之后的又一重要举措。

 2010520日宿迁律师网姜亚春律师作客中央电视台CCTV-2财经频道、CCTV-12社会与法频道 2010年 第87期《经济与法》节目并对节目《胸腔里的神秘阴影》予以点评。

 

    画面上这    画面上这个小村叫李家庄,在江苏省宿迁市,2009年,农民们刚刚收割完麦子,村里一个叫李超的人突然感觉身体不适,一口一口地吐血。

    村民:他经常吐血的,一活儿重了就吐血了。
    
李超的女儿:每天都吐好多好多的血,我看着都吓人。

    李超的爱人:一开始就吐几口,一开始是血丝,然后第二天就吐多了,吐好多血了。
李超的女儿:每天早晨起来,因为他吐在盆里,那里反正吐了好多的血,我看着蛮吓人的。

    李超今年53岁,之前身体一直很好,因为老伴中风半身不遂,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都外出打工,李超就是家里的壮劳力,莫名其妙突然大口大口吐血,这可吓坏了家里人,赶紧带他去医院。

    臧其威:因为他年龄53岁,我们首先考虑他是肺癌的可能性大一点,再一个有可能是炎症,有可能是不是肺部有反复的发炎引起来的。

    臧其威是宿迁市人民医院心胸外科的主任,他起初的判断,反复咳血而且时不时有胸痛胸闷的感觉,最有可能是肺部发炎,甚至是肿瘤。李超这次来带了一、二十张CT片子。

    臧其威:我后来看了CT片子,他在这之前拍了CT片子,他肺内确实有一些阴影。

    这些CT片子是之前在其他医院拍的,从CT片上,医生看到了肺部有明显的阴影,如果是肿瘤,肺部出现阴影就是表现特征,可李超CT片子上的这个阴影却让医生迷惑不解。

    臧其威:他这个阴影还不是像很典型的那种球型的那种占位阴影,如果是那样的话基本上考虑肺癌可能性比较大,关键它是一个索条状的,索条状的更难以下结论。很难朝肿瘤这个方面上靠。

    不是肿瘤,那多半是肺部炎症。可是医生说,肺部炎症的CT片通常都是大片状的阴影,一般不会出现这种索条状阴影的情况。

    臧其威主任说既不像肿瘤,也不像是炎症,肺部出现这种索条状的阴影,之前他也很少碰到过,非常难判断。很奇怪,这个索条状的阴影是什么东西呢?还有另一种可能——异物。可是,刚做出这种推测,却马上又被排除了。

    医生仔细检查李超的胸部,没有发现任何外伤,体表没有破损。

    臧其威:按照我们常理来讲,它如果是异物的话,他胸部肯定会有伤口,所以说我们也怀疑这个是异物,但是好像马上就推翻了,因为你没有伤口,异物怎么进去的呢。

    体表没有任何伤口,异物怎么可能进到身体里面呢?看似最有可能的一种情况似乎也被推翻了,这根索条状的阴影究竟是什么东西呢,就在医生也感到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李超的病况却越来越严重。

    李超的女儿:就好象晕车吐饭一样的,大口大口地往外吐(血),他这个(手术)不做也没有办法了。

    医院立刻对李超进行一些控制咳血的治疗,可李超每天咳出的血还是不断增多,有时甚至一天咳出的鲜血有两小碗之多。

    臧其威:最严重的情况一个是这个病人的咳血会越来越严重,有可能会大出血病人就会死亡掉。

    情况紧急,医生决定必须马上给李超做开胸手术。

    臧其威:我们手术前也给病人做了全面的体检,因为当时术前诊断一直难以下明确的诊断,当时我们就是想明确病人咳血的位置在哪里,所以我们专门给病人做了气管镜检查,气管镜检查当时我也去了,这个病人咳血主要是在左肺的上叶,有新鲜血在咳出,而且量比较大。

    虽然确定了出血的具体位置,但引起出血的原因却始终无法确诊,手术前医生对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都做足了准备。

    臧其威:如果是术中考虑是肿瘤,那样的话我们就按肺癌根治把这个病人做一个肺癌根治的切除,如果是炎症的话,那样的话我们主要目的可能就是止血,根据情况有可能是做上叶的切除,或者是做上叶的单纯的止血术,当然了如果是异物,那就是异物取出术了。

    不像肿瘤,也不像是炎症,如果是异物,体表又没有伤口,又不能排除这些情况,所以术前准备了三套方案,李超胸腔里的这道神秘阴影,必须等打开胸腔之后,才能确切弄清楚它到底是什么。虽说对各种情况作了全面的考虑,也制定了几套手术方案,但臧其威医生心里还是隐隐约约有些担心,毕竟这种情况以前从没见过,而手术中任何意想不到的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417号上午8点,李超被推进了手术室。

    臧其威:当时打开胸腔之后,整个这个肺是一个炎性的改变,炎性,就是发炎的炎,我们医学术语叫做炎性改变,它跟周围的这个胸壁还有这个隔肌全部都是粘黏。

    肺部确实有炎症,可是,炎症是由什么引发的呢?主治医生用手轻轻触摸胸部阴影的部位。

    臧其威:手摸的话,摸到一个索条状的硬物。

    竟然是个硬物。硬物周围被发炎的组织包裹,一时无法判断究竟是什么东西,医生们首先将肺和胸壁的粘黏分开。

    臧其威:然后我们就一步一步地花了很多的时间,大概花了有一两个小时好不容易把这个粘黏分开,分开了以后术中我就把局部的肺叶给切开。

    就在切开肺叶的一瞬间,臧其威和在场的所有医生都吃了一惊。

    臧其威:切开之后我们可以说非常惊讶,就看见一节树枝露出来了。

    臧其威:这个树枝是什么形状呢,它是从病人这个胸顶,我们叫胸顶位置,就是这个肩膀上方,肺的上部这个胸顶,从胸顶部一直贯穿左肺的上下叶,一直到后胸壁这个位置,就等于是斜着刺过去,上面大概有两三公分还在胸顶位置,一直固定在胸顶位置。

    李超胸腔里的这个神秘阴影竟然是一根树枝,而且贯穿了他的整个左肺?前面我们提到过,手术前医生给李超做过全身检查,他的胸部没有任何外伤的痕迹,胸部没有伤口这树枝怎么就插进李超的肺里了呢?这个时候手术台上的医生们也来不及多想。因为虽然李超的病因找到了,但下一步怎么把这跟树枝取出来仍然是一个难题。

    医生仔细观察了树枝的位置,令他最担心的情况出现了,树枝靠近肺部的一根大动脉。

    臧其威:周围的这些组织有炎症增生,有疤痕,而且还有化脓,所以说我们把周围的组织游离以后,把树枝往外拔的时候,可能是划破了一根血管,结果病人就是出血量非常大。

    医生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还是发生了,李超的生命危在旦夕。

    李超的女儿:当时我们挺担心的,推进去的时间太长了,而且用血也用得太多了,医生说他出血出得太多了,所以我们挺吓人的。

    好在医生迅速缝合了血管,出血止住了,随后树枝被拔了出来,没有再出现意外情况。

    臧其威:后来树枝子取出来以后,我就仔细地勘查以后,发现病人他这个(左肺)上叶有一个小的支气管,跟这个树枝所在的这个腔相通,所以说这个病人为什么老是(左肺)上叶反复咳血,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下午四点钟,李超终于被推出了手术室,得知阴影的真相,焦急等待的家人难以置信。

    李超的妻子:我们听说里面拿出来一个木头,我们就哭死了。我们听着就怕,我现在都怕,看那个木头在里面那么长时间了。

    李超的女儿:你说戳一根树枝?我怎么想都想不到,怎么会好好的会戳一根树枝,再说如果戳进去了他早就没有命了,怎么会活到现在呢?

    这就是从李超肺里取出来的那根树枝,医生量了一下足足有17厘米长,贯穿了他整个左肺部,而且从手术中的情况看,这根树枝在李超身体里应该有不短的时间了,不光是李超的家人,连医生都觉得纳闷,这么长一截树枝是怎么进到李超肺里的,而且存在这么久。

    臧其威:后来我就简单地问了一下病史,他说大概是8个月前出过一次车祸。

    手术三天后,李超已经能够开口讲话,在医生的准许下,记者在宿迁市人民医院的病房里见到了李超。

    李超:当时我是骑车,骑车在晚上,那个车子过来了,一个车子拐弯,我是直走,他是拐弯,就不小心撞到车子上面了。

    李超回忆,去年农历6月的一天,下午五点多,他骑着摩托车到镇上去买化肥。走到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因为速度太快撞到了一辆正准备拐弯的拖拉机上。

    李超:当时撞到我人都昏过去了。记者:当场就昏过去了?李超:当场就昏过去了,什么也不知道了。

    乡间小路过往的行人很少,拖拉机司机扔下昏迷不醒的李超逃逸了。一个多小时后,在镇上邮电局工作的谢友昌下班回家路过这里,发现了昏迷中的李超。

    谢友昌:我下班回来以后,我看到路上一辆车子,有一个人躺在路心,淌了很大一滩血,当时我车子停下来,我就问一下,我说你叫什么名字啊,他满脸都是血,看不清楚,他就说我是李超,我一听我熟悉他的。

    谢友昌赶紧帮李超艰难地翻起身。

    谢友昌:后来他脸转过来以后,从这里到这里这么宽一道口子。淌了好大一滩血,就结了这么厚的血饼子,这么一大滩子。

    看李超伤得不轻,谢友昌赶紧打了120,随后又打电话通知李超的家人。

    李超的女儿:夜里面八九点钟还是十来点钟,我也不记得时间了,然后就送信的那个邮递员,他打电话给我,说李超是你什么人,我说李超是我的爸爸,我说怎么了,他就告诉我说出车祸了。

    因为母亲行动不便,小李赶紧叫上叔叔赶往事故地点。

    李超的女儿:因为我刚回家 那个时候,我对家里也不熟悉,什么路什么路我也不知道,然后我就按照他说的那个路去找,跟我叔叔开着车去找,找了好几圈都没有找到。

    没找到父亲,小李只好先回家。此时120急救车已经赶到了事故现场。

    谢友昌:我没有送去,我就把他家里的电话号码告诉他们(120急救人员)了。

    半个小时后,救护车赶到了宿迁市第二医院,李超被送进了急诊室。

    臧峰 宿迁第二医院 医生:反正全身都是血,他面部撕裂伤比较重,然后从嘴到眼部都撕裂伤了,因为那么大的伤口在下面(急诊室)清创不容易,然后我就给他直接收住院,收住院以后呢,然后有楼上的住院医生,楼上的医生,住院部的医生到手术室给他清创。

    医院通知了李超的女儿,一个多小时后,小李赶到了宿迁市第二医院。

    李超的女儿:身上都是血,都是干在上面的血,然后我打了好几盆的清水把他擦,擦干净了,然后把他身上的衣服都换掉了,脸上都缝好了,眼睛都缝好了。

    经过抢救李超脱离了生命危险,医生告诉小李,因为脸上的外伤比较严重,而且失血过多,李超还需要住院治疗一段时间。

    臧峰:入院以后给他查了CT,头颅CT,胸部CT,和腹部CT,当时胸部CT里面有不均匀的阴影,考虑是有点出血,但是其他的没有看到有什么东西,就是给他诊断为肺部挫伤还有肋骨骨折,当时肋骨也有骨折。

    事故发生后李家人马上打了110报案,但因为事发地在乡间的小路上没有摄像头,当时又没有目击证人,至今也没有找到那辆逃逸的拖拉机。可是李超这起车祸伤的是面部,这胸部的树枝是怎么回事儿?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后,李超出院回家了。

    在家休养了几天,感觉身体好得差不多了,李超就下地干活了。

    李超的女儿:一点症状都没有,干活还都能干,去收麦子啊收稻子啊,开拖拉机都能开,刨地,什么都可以干。

    一天,正在地里收稻子,李超隐约感觉胸口有点闷。之前医生说李超的肺部有一点挫伤,李家人觉得可能是干活太累导致旧伤有些发炎。

    李超:我又到小医院打了消炎针,挂了一点消炎水,别的没有什么,别的很好。

    在镇里卫生所打了几天消炎针,胸闷的症状就消失了,李超也就没往心里去。可过了没几天,开始出现咳血。

    李超:我就问当地的医生,他说你要如果咳血多了,赶紧到大医院去,不要在家,在家咳血多了跑来不及,来不及跑,把性命丢掉了。

    医院重新给李超拍了CT,这次发现了他的左肺有一道十六、七厘米长的阴影。

    李超:他们检查也检查不出来,他们只是说里面有东西,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因为不能确诊,李家人决定保守治疗。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快到农历新年的时候,李超的病情稳定了,不再咳血,胸口也不疼不闷,他又下地干活了。

    李家人说,第二次去医院的时候,医生也怀疑过李超的肺里有异物,但翻来覆去地检查李超的体表都没有发现伤口。故事讲到这儿,恐怕你和我一样,心里有两个最大的疑问,李超肺里的树枝到底从哪儿来的?它又究竟是如何进入李超体内的呢?

    车祸造成异物进入人体的情况很常见,而且李超咳血的症状出现在车祸之后,那么这截树枝最有可能是来自于八个月前的那场车祸。

    记者:您撞的那辆车是什么车?李超:不知道,一点印象没有了。记者:一点印象都没有?李超:恩。记者:那到底是他撞了您,还是您撞了他?李超:我也不知道。记者:也都不知道了?李超:我都不知道。

    我们试图了解车祸的细节,可李超说他现在对当时的情况几乎一点印象也没有了。

    李超的女儿:喝了一点酒,每天晚上在家都要喝一点酒的嘛。

    因为喝了酒,发生车祸的时候李超神智可能并不是十分清醒。再加上车祸后长时间的昏迷才导致了他已经回忆不起当时的情况了。但邮递员谢友昌告诉我们当时李超曾经跟他说过这样一句话。

    谢友昌:他跟我说撞到树枝上去了,说我后来就不知道了,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仅如此,在事故现场,谢友昌还看到了一个细节。

    谢友昌:这个路上面掉了一堆树枝。

    谢友昌说,农历六、七月份村里经常有拉树苗的拖拉机经过,估计当时李超就是撞上了这样一辆拉树苗的拖拉机,这样看来李超肺里的树枝应该就是来自于这辆拖拉机上的树苗。可是,树枝又是怎么一种可能性,插进到李超肺里的呢?

    李超:身上没有伤,就是这里,就是这个脸。

    李超说,车祸发生时,他感到脸部一阵剧痛之后就晕了过去,身体其他部位并没有明显感觉。谢友昌也证实,当时李超只有脸上被撕开了一道口子。

    谢友昌:只有脸上,从这里,从这里一直到下巴这里这么长一道口子。记者:身上是没有伤的?谢友昌:身上我没有看见。

    李超被送到宿迁市第二医院后,医生也没有发现除了脸部以外的其他外伤伤口。

    记者:您当时去了医院,除了脸上的伤,您身体上在那儿待一个星期的时间,都没有其他感觉吗?李超:没有。记者:一点感觉都没有?李超:没有。

    树枝究竟怎么进入到李超肺里去的,这次主刀的臧主任做了分析猜测。

    臧其威:后来等于是这个手术结束了以后,下台了以后我们又在一起分析,这个树枝子首先你不可能是从食道进去的,也不可能是从气管进去的,因为你如果是从这两个器官进去的话,当时病人肯定是会有症状的,你要从食道刺进去病人肯定是病情很严重了,不能吃东西了,要是从气管进去,病人说不定当时就死掉了,所以说我们后来考虑可能还是从脸部的伤口,通过左侧的颈部的皮下进入到胸腔的,就是从这个部位,斜着刺过去了,因为你这儿有一个口子,我只能这么解释了,我考虑当时因为他这个两车相撞,力量非常大,树枝子一节树枝子,大概是十几公分长,考虑可能是不是跟打子弹似的,速度非常快,一下子就从脸部直接刺到肺部之后,外表看不出来。

    医生分析,瞬间撞击断裂的树枝从脸部进入,通过颈部皮下直接插进了肺里,这的确是极罕见的事情,而树枝没有碰到食管气管,又躲过了颈部以及肺部的大动脉更是巧合中的巧合,这几个部位哪怕刺破一个都会有生命危险,真是不幸中的万幸。而树枝停留在身体里,起初的炎症被打点滴治疗暂时压制后,李超身体没有什么感觉了,直到后来又发炎,炎症加重导致了咳血,才最终被发现。事情讲到这儿来龙去脉差不多都弄清楚了,但事情并没有完结,谁来为李超受到的伤害负责呢?

    记者采访期间,李家人也找到了宿迁当地的一家律师事务所进行了咨询。

    姜亚春 律师:因为这个案件情况比较特殊,交通肇事以后逃逸了,所以说按照我们逃逸的话,我们这边保险公司是不赔的,当然了全国也是不赔的,他现在唯一的选择只能向院方来追究它的责任,也就是医疗过错这个责任。那么你首先要进行医疗事故鉴定,如果说构成了医疗事故的话,那么根据医疗事故等级来向医院方来追求赔偿。

    事故发生当时,李超是被送到宿迁市第二医院救治,当时也做了胸部的CT检查,但医生并没有发现肺部的树枝。

    村民:他就没有详细的去查它,要当时给查了就好了,不就没事了吗。

    谢友昌:是有点责任,应该有责任,既然有一个伤口,你必须把伤口清洗一下,有什么东西在里面你就把它(取出来),对人太不负责任了。

    对此,记者来到宿迁市第二医院进行了解,见到了当时为李超救治的值班医生。

    臧峰:这个CT,因为树枝的密度影可能跟人体的血液密度影差不多的,有时候是显示不出来的。

    第二医院的医生告诉记者,在X光片或者CT片子上通常金属材质、严症,肿瘤等能显影,容易判断,但碰巧树枝的密度影与人体血液近似,虽然当时李超的肺部的确有一些异常,但挫伤或者血肿也有可能导致这些异常,再加上李超胸部体表没有任何伤口,所以当初诊断为肺挫伤,这不应该视为误诊。至于之后显现出清晰的索条状阴影,这是随着时间推移,树枝周围的肺部组织发炎后显现的,这个阴影实际上应该是炎症的阴影并不是树枝的阴影。

&nbs, p;   目前李超已经出院在家休养,李家人表示他们需要再做进一步的法律咨询,再看是否提起法律诉讼。

    赵红梅 中国政法大学社会法研究所 所长:怎么样来判断它(宿迁市第二医院)的过错呢?要看它是不是尽到了善良的注意义务,我们叫注意义务就是职业上的注意义务,这种职业上的注意义务不能主观判断,按照现有的医疗发展的水平,或者我们医疗的教科书,医学院所教授的医学规范中描述的,如果说宿迁市第二医院它对潜在的这个树枝的判断超出了现有的医疗规范的一种水准,那么这个医院就可能不会被追究责任。(宿迁律师网姜亚春律师)

 


[ 关闭CLOSE ]
   [ 打印PRINT ]
 友情链接
友情链接: 扬子晚报网 中央电视台 新浪网 搜狐网 腾讯网 百度新闻搜索 中国新闻网 西陆军事 宿迁仲裁网 宿迁知识产权律师网 宿迁医疗事故律师网 宿迁保险理赔律师网 宿迁法律顾问网 宿迁劳动律师网 宿迁房地产律师网 宿迁交通事故律师网 宿迁离婚律师网 宿迁刑事辩护律师网 新闻1+1 经济与法 法律图书馆 中国网络电视台 法律信息网 中国警察网 宿迁法院 网上宿迁 违章查询 宿迁人才网
 

江苏宿兴律师事务所声明:本站部分文章和论文由网上收集,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果您发现侵犯您的权益,请即时通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对于本站原创作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于江苏宿迁宿兴律师事务所。

地址:宿迁市西湖路君临国际A座11楼  宿迁市霸王举鼎西侧、宿迁市长途汽车站东侧五十米 电话:13013900543 Email:jycls@126.com  姜亚春律师